女儿问他何时凯旋,33年军龄的军医用一句唐诗回复…… – 中国军网

女儿问他何时凯旋,33年军龄的军医用一句唐诗回复…… – 中国军网
爱是一道光——记戎行援助湖北医疗队呼吸危重症专家宋立强■解放军报记者高立英 中国军网记者高辉 通讯员王煜宋立强查看患者胸部CT(高辉 摄)近几天,又一批重症患者转入火神山医院ICU。繁忙了一天坐在班车上的宋立强,在脑海中把患者又整理一遍才满意地闭上眼睛打个盹。那是一个没有白日和黑夜的当地,长方形的病房没有窗户,灯火24小时长明。一个多月以来,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宋立强和战友们每天都在这儿,为抢救每一位重症、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而艰苦战役。3月15日下午1点半,脱下阻隔衣,换上迷彩服,宋立强大步走出重症医学一科病房,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,一脚踏进春日暖阳。呼吸危重症专家宋立强(高辉 摄)仰起头,眯着眼,看透蓝的天上流云飞过,一股充实感从宋立强内心深处涌出的,将接连战役数小时的疲倦和严重一网打尽。看着一个个生命在自己手中“重启”,宋立强觉得这种满意感无以伦比,“尽管十分累,也很严重,但我历来不认为这是一件苦差事。”宋立强是戎行援助湖北医疗队一名队员,也是军医大学一名教授,更是一名有着33年军龄的军医。细细看完他在抗疫一线救人、授课、科研的一组相片,宋立强的女儿若有所思地说:“爸爸的身上,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品质。”这种“说不出”的品质,究竟是什么样的气质?宋立强用手机联络患者家族,了解患者既往病史,向家族布告患者病况(高辉 摄)走近宋立强,记者发现,他是一个特别有爱的人,酷爱每一天的战役,关爱病房里的每一个患者,喜爱斗争之后的每一点夸姣。“兵者、医者、师者”恰如“品”字三足,在他身上鼎立起一个朴实的魂灵,会聚成一道爱的光辉。3月10日,宋立强在驻地承受记者采访。(高辉 摄)这是一名医者治病救人的“天命”——3月10日清晨,戎行援助湖北医疗队驻地,宋立强快速敲击着键盘。《现有条件下救治进程的缺乏和考虑》一文如涓涓细流从他脑中慢慢而出,不断闪现在电脑屏幕上。出征武汉以来,他一边分秒必争救治病患,一边加班加点查阅材料、拟定标准、评论病例、编撰一致,不断探索总结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计划。这一天,是这位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的50岁生日。同为军医的妻子李妍发来祝愿短信,宋立强有些动容:“五十知天命。治病救人便是我的天命。”在火神山医院,宋立强常对患者说的一句话是:“加我微信,往后随时能够找到我。”听到这句话,许多本来焦虑的患者定心转出了重症监护室,离出院恢复又近了一步。对患者进行“全病程办理”供给实时辅导,其实是宋立强多年来的作业常态。下班之后,有患者来电咨询求助,他总是诲人不倦地答疑解惑。如此“公私不分”,妻子早已习气,“宋立强的热心和能量,简直都用在患者、学生和战友身上了。有时出院的患者又遇到病况动摇,一问便是半个小时放不下电话。可给我打电话说工作时,三五句说完就挂。或许,由于两人都是医师的原因。”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病房。(高辉 摄)一踏进病房,宋立强就会回想起一种既生疏又了解的滋味——母亲身上来苏水消毒液的气味,“闻着就让人感到安心和结壮。”宋立强的母亲曾是一名员工医院的妇儿科医师。由于家住单位家族院,深夜,患者家族敲门敲窗,母亲匆促披衣动身就走;正午,有人登门求救,母亲放下没有吃完的饭碗,脱身便去;有时忙不过来,母亲还会带着年幼的宋立强去医院值夜班。在母亲的潜移默化下,宋立强走上了从医之路,“全部以患者为中心”的理念,在他心中是如此朴素而坚韧。宋立强为患者施行个体化医治。(高辉 摄)医者有仁心,医术是仁术。通过宋立强和团队分工协作,准确确诊,精准施治,许多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化险为夷。为了进步重症患者的医治成功率,宋立强不断盯梢最新的临床研究结果,采纳个体化呼吸支撑方法、个体化药物医治计划和全身精密办理。“把能救的患者都救过来,让我们对家族没有惋惜!”宋立强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“这是一种深度的幸福感,它会由内而外,日益耐久,不像浅表的高兴只会转瞬即逝。”宋立强与医务人员沟通患者状况。(高辉 摄)这是一名师者教书育人的据守——“同学们,网络课程开端了!”2月20日晚上6点半,宋立强在驻地宿舍内,开端直播《内科临床诊治新进展》。屏幕那头,远在西安的空军军医大学200多名学员满怀等待——刚出病房又进“讲堂”,一身迷彩服的宋教授声响中多了几分深重,目光也愈加坚毅。这节课,宋立强不但收成了学生们送上的1300屡次点赞,也创始自己教育生计中又一个“榜首”:初次在“战场一线”使用网络直播渠道授课。接到授课使命后,白日在火神山重症监护室奋战的宋立强,连夜加班备课,按时开讲。“这次感同身受的实战教育时机,太难得了!”对宋立强而言,临床、科研和教育,缺一不可。学员们喜爱上宋教授的课,不但由于他是男教员中的“颜值担任”,也不是由于他的课总能在启示思想的一起激起欢声笑语,更由于他身上一起的刚强与据守。上一年夏天,本科学员们走进讲堂,惊讶地发现左腿骨折的宋立强教授早已坐在教室等候多时。那一个半月时间里,宋立强打着石膏、坐着轮椅,用一向生动诙谐的叙述和丰厚详实的前沿内容,赢得了学员们一次又一次掌声。宋立强和医务人员护卫患者到放射科进行CT查看。(高辉 摄)这是一名兵者永久冲击的姿态——“上呼吸机的9床脉息氧保持不住了,从速抢救!”3月15日早晨,宋立强刚进更衣室就接到了值勤医师的紧迫呼叫。进入监护室后,他快速查看呼吸机,推来气管镜仪,搬来心电图机,查阅近期胸片…… “采纳俯卧位!”在团队一起的尽力下,这位大面积脑梗兼并重症新冠肺炎的患者化险为夷,青紫的脸庞总算泛出红晕。此时,宋立强护目镜里白色雾气氤氲,化成涓涓细流,在镜屏上勾画出不规则的水迹。在这场汗流浃背的遭遇战中,宋立强战役的一天拉开序幕。宋立强为患者吸痰。(高辉 摄)为脱机拔管的危重患者吸痰,带逐渐恢复的患者去印象室拍CT,到感染四科一病区回访刚转出的病号,和军校战友王发源评论救治经历……在“红区”的几个小时里,犹如一场剧烈的战役,他的脚和手没有一分钟停下来。那天晚上,女儿发来微信问父亲何时凯旋,宋立强用一句唐诗回复: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剑眉星意图宋立强,穿上戎衣气质分外健康。从17岁考入军医大学开端,这身戎衣宋立强一穿便是33年。他忘不了,儿时家中相框里父亲那褪色的戎衣照,眉宇间透着一股威武和正气。宋立强为患者施行俯卧位拍背。(高辉 摄)既神往着像母亲相同治病救人,又立志像父亲相同从军报国,宋立强终究成为一名公民军医。一枚17年前的留念抗击非典成功首日封,见证了青年军医宋立强在小汤山的战役历程;12年前,他的身影又冲击在汶川抗震救灾的野战救助帐子中。这一次,他作为专家主干出征武汉,在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亲手完结榜首例“气管插管”,冒着极大的危险,为患者翻开生命通道。那根内径7毫米的软管,被称为患者的救命稻草。在许多医院为新冠肺炎患者插管的医师被称为“敢死队员”。但宋立强却说:“插管一点也不像幻想中那样轰轰烈烈,而是一个有条有理的进程,只不过,隔着护目镜会下降功率。”宋立强为患者施行气管镜查看。(高辉 摄)他坦言,自己底子没有想过“敢死不敢死”的事,却是以此为意向,顺手写出一首诗篇:穿过你的模糊的我的眼,只需还有光感,我就要站在患者的面前,让他看到无畏的身形和勇气……日子中的宋立强,也有很多面,偶然写首诗,令人称叹;顺手画几笔,有模有样;跳起“国标”,冷艳四座……宋立强与医务人员评论患者病况。(高辉 摄)用仰视星空的情怀和酷爱,实践着治病救人的至精诚恳,激荡着公民军医的大忠大勇。或许,这便是宋立强女儿口中的那种“品质”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